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学校概况 >

跨越百年的美丽教案

2019年04月26日 15:49

 

    减负,是我国教育的又一“顽疾”。多年来,教育部下发了多个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相关文件,有些地区在学生减负方面也取得明显成效。但总体上看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情况依然存在。此次在教育规划纲要中也有较多篇幅提及。  

    2009年6月18日

    一是对语文教育理念与趋向的探讨。我提出语文教育不是文人教育,而是人文教育,是针对那种把语文课等同于文学课的说法,语文教学不能以培养文人、培养作家为目标。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汉字通过记录汉语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十分厚重,是古代文化的核心部分、主体部分,没有汉字,继承传统文化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解放周末:负担越减越重。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高洪:对城市择校问题和中小学课业负担过重问题,《规划纲要》文本给予了正面回应。择校问题是和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对应起来的,在同一个区域内择校是因为学校之间存在差距。文本里面特别提到,要切实缩小校际差距,着力解决择校问题,这是从解决产生择校问题的根本原因入手提出的。我们要采取的措施是:一方面从根本上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如采取改造薄弱学校、建立教师校长交流制度、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到初中学校等一系列措施,缩小学校之间的差别。另一方面,我们还要进一步完善招生政策、规范招生秩序,治理择校乱收费现象,从完善政策角度来缓解城市择校现象。按照《规划纲要》文本所指明的方向和措施去努力,这个问题会逐步得到缓解。至于减轻负担问题,要在合理安排学生的作息课业时间、规范办学行为方面加大力度,同时也要在评价上明确政府的责任,不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评价学校,不以分数作为唯一标准来评价学生、评价学校、评价教育。同时要从课程改革和提高课堂效率角度来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减轻课业负担需要政府、学校、社会、家庭共同努力、标本兼治来解决。

    成语题没有出现,名句有些“意外”

    欣赏于台上同学的思维敏捷,敬佩于台下同学的勇敢质疑。所有的才思在此时聚集融会,每个人的思路如大道般不断延伸交汇。这是生命的狂欢,这是知识的超市。这就是我们的课堂!

    据悉,“高考+会考”统招方式中可以选择的会考科目包括历史、政治、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信息技术、通用技术等8门,招生院校在高考统考语、数、外三科成绩基础上参考二至三科会考成绩录取考生,最终选择哪几门会考成绩,由高职院校根据考生报考的专业确定。

    字表研制专家工作组组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王宁以“缐”字举例说,一些“缐”姓人士曾向专家们反映:“这个字中的部件‘泉’,给人流动的感觉,换作‘线’中的两个‘戈’,这层美好的意义就被破坏了。”而恢复这些罕见姓氏的本来面貌,将使得标志血脉传承的功能和文化内涵的姓氏用字得以保存。

    综合小动物的故事情节。笔者认为,此文可以有以下几种立意。

    乘着科技强军的东风,围绕信息化建设这一时代主题,以指挥信息系统和信息化武器装备建设为重点,不断加大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力度,解放军炮兵部队在信息化建设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第二,教育要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我们说教育要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归根到底就是要与时俱进,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办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化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放眼看世界,牢牢把握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潮流,学习和借鉴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同时,也要深深地懂得中国,结合中国的实际和国情,推进教育改革、优化教学结构、更新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方式。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玡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至于具体的实施,我认为应注意两点。一是要掌握“度”的问题。文学史的介绍不是全面的,是初步的、框架式的,只需提供一个学习的知识背景即可。二是这一框架的构建,应是有序的,可以根据教学进度来设计,也可以在某一学习阶段总结时进行,或者开一些专题讲座等等。

    黄玉峰:上课有模式程式,复习旧课几分钟,讲解几分钟,提问几次,使用多媒体要占多少比例;老师批改作业几次,上面是不是见“红”,红的有多少;学生行为规范要量化,黑板不干净扣几分,早操时讲话扣几分……

    “校长推荐制”--北大推出“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引起社会激烈争论。高考虽屡遭诟病,但高考改革无一不引来争议。2009年发生的“罗彩霞事件”、“重庆考生民族造假事件”,折射了高考改革的不容乐观的社会诚信大环境。

    蒋庆:人在本质上是希望的存在,而儒学是希望的学说,儒学追求的是社会和谐、宇宙太和与世界大同的希望,儒学把人类的希望寄托在人类良知上。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儒学为中国人提供了希望,使中国人的生命存在与历史现实具有了方向,获得了动力,产生了意义。但是,近百年来中国人自己打倒了儒学,转而向西方的学说寻找希望。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的冲突消亡,中国人才恍然觉悟,西方的学说并没有给中国人提供真正的希望,中国人又一次陷入没有希望的痛苦中。为了解脱心中没有希望产生的痛苦,中国人开始通过无休止地拼命追求权力、财富、虚荣来麻痹自己。 怎么办呢?就是要复兴儒学。儒学提供的希望理想不是建立在理性必然性上的乌托邦,而是建立在生命信仰与历史信念上的真正的希望与理想。因此,在今天的中国,只有复兴儒学才能重建中国人的希望,激发中国人的理想,才能解除中国人因丧失希望与理想产生的痛苦,才能为中国今后的历史提供意义与动力。马克思?韦伯说现代性的世界是一个理性化铁笼笼罩的世界,因而是没有希望与理想的世界,儒学的希望与理想就是要打破这个理性化的铁笼,为生活在理性化铁笼中的人带来信念与热情,提供希望与理想。

    新安晚报:这是不是有点类似中国科大少年班的模式?

    案例:一位在清华读书的青海高考状元介绍,他高考成功并成为状元的基本原因是上课用心听讲。他说他在班里并不是最用功的,他的学习时间没有比别的同学多,做的作业也不是非常多,每天晚上十点钟准时睡觉,宿舍有些同学甚至嘀咕他睡得那么早看他高考怎么办。而他把精力用在了课堂上,上课盯着老师看,跟着老师思路走,下课后把老师布置的作业抓紧时间做好,其余时间加强体育锻炼。

    专才教育的弊端大家都知道,专业划分太细,学生知识面太窄,难以适应急剧变化的市场的需要,难以培养出杰出的人才。

  

    关注“四个要素”:有形资财,人力资源,文化内涵与办学体制。

  

    有一句话,说:“艺术生于约束,死于自由。”足球踢得好,必须是在一个方框里不能用手、不能越位、不能拉抱蹬腿等一系列规则中踢得好,才算真的踢得好。

    郭初阳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后发现,《陈毅探母》一文纯属编造!

    今年教师节前夕,温家宝总理到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看望师生。并一连听了五堂初二课:数学、语文、研学、地理、音乐。新华社10月11日播发了温家宝总理在现场的讲话:《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文中 温总理讲到:其中岩石的分类为:沉积岩、岩浆岩、火山岩。然而当昨天总理发现其讲话有误后,就立即给新华社总编室发来了一封更正信:

    在共和国的教育史上,有几次节点不能不提。比如1977年恢复高考,数字显示,当时有570万人参加了考试。这是一次赢得民众普遍兴奋的事件,这是一次改变他们人生轨迹的契机。

    为此,着力推进学校办学物质条件的标准化建设,尤其是花大气力从根本上彻底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物质条件;着力推进师资队伍的水平提升,尤其是花大气力持续培训薄弱学校的师资队伍;同时,科学实施校长及教师的校际定期业务交流与轮岗制度,可以说是促进“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的三项基本措施。

    “第三,我曾经提倡读书好、读好书、好读书。我又提倡读书活、活读书、读活书。其实前者讲的是学习,后者讲的是实践。”温家宝说。

    说到减负,其实也很简单。我们的目标是学生减负了但人才培养的规格不减或更高,这就需要我们正确的看待知识结构,还原个别学科的应有的位置。社会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专业成绩最能代表学生将来的专业发展方向,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基础工具学科的学习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而现行的高考政策是语数外每科150分,其它综合科每科100分,最后按总分录取。这与社会需求的人才相比恰恰是本末倒置,专业学科占分比例低,三个关联并不紧密的工具学科分值反倒很高。其实,学生平时负担很重,说的主要就是这几门工具学科的学习。随便问及一个学生,不是英语不好,就是数学不行。而理化生、政史地等专业课的学习更多的则是学生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之所至,随处可及。所以我认为,要做到真正的减负,就是要还原语数外三门工具学科应有的位置,高考设置语数外达标线(每科90分或100分),不计入总分,只有达标了才考虑其专业成绩,然后由高到低排名录取。专业为语数外的,也可依此操作。如此,学生高考逐鹿的重点学科变成了达标要求,学生就会有更多的精力从事专业学科的学习,学生也能达到彻底的减负。而工具学科必须达标的要求也必将进一步提升高中学生乃至我们整个民族未来的综合素质!

    (2)理解氧化还应反应,了解氧化剂和还原剂等概念。掌握重要氧化剂、还原剂之间的常见反应。能判断氧化还原反应中电子转移的方向和数目,并能配平反应方程式。

    在教育实践中,我们坚持“努力追求适合每一个学生发展的教育”办学理念。以培养“有涵养、有责任心、有创新能力、有领袖素养、有国际视野的品学兼优的现代人才”为育人目标,倡导让学生快乐地学习,健康地成长,努力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和一生的幸福生活打下良好的基础。

    对于这个《规定》的出台,被采访的几位家长表示,老师批评孩子肯定是在职责范围之内的,他们并无意见,只是不知道,这个“批评”是用哪种方式,严厉到什么程度,在这些方面,《规定》说得似乎太笼统了一些。

    蔡达峰:财政投入是基础,缺少多少教师,首先取决于有配置多少人力资源的能力。对教师的待遇需要有个评估,从市场配置的角度考虑在人力资源上需要多少投入,来保证教师规模的扩大。同时还要考虑在校教师进修和能力提高的问题,考虑如何让教师专注于教育。

    上世纪80年代末,刚刚进入大学校门的我,经常在收音机的学生科普栏目里听到钱学森的声音,对于一些浅显的科学常识,当时已年逾七旬、功成名就的钱老深入浅出、生动风趣地予以解读,并毫无架子的和学生听众交流。更小的时候也读过钱老的科普文章,语言浅白,文笔生动,不仅是科普的好材料,也是相当优美的文字。不仅钱老,老一辈的许多科学家——如在钱老故乡杭州成就盛名的茅以升,也同样具有科普精神、与普通人、青少年沟通的能力,以及扎实的文字功底,这些都是今天的大多数科学工作者所不具备的。

    教育部如此表态很滑稽

  

    湖北省教育厅发文规定,小学低年级不留课外作业,小学中、高年级课外作业总量每天不超过45分钟,初中课外作业总量每天不超过1.5小时。但在实践教学中,为出成绩,多数科任老师不协调其他科任老师,只顾自己布置作业,造成比赛布置课外作业的状况。以黄冈某中学初二年级为例,学生每天作业总量至少在2个小时以上,有的学生晚上竟写作业至凌晨2点,学生没办法,家长也无奈。无独有偶,最近网上刊登北京一些家长自发组织的“北京初中生生存状况调查”反映,北京近40%的初中校每科练习册多达5种;初中生的书包重量在4公斤以下的仅占6.2%,8公斤以上的占24.12%,7—8公斤的占15.36%,6—7公斤的占17.65%,5—6公斤的占19.81%,4—5公斤的占16.85%。这么重的书包里,各类教辅材料占了大头。法律没有执行力,政府文件也成为一纸空文。

    语文难度持平,取消选做题型

    很多网友看到文章后回复:写得很好!网友ani987说:真不得了啊!我高考都没写出这般文章,不服不行啊!

    纯文学偶像堕入抄袭泥坑

    广西合浦男子砍死8岁小学生:

    中国教师报:您这样说的前提假设就是,我们选入课本的文本都是关联性很好的文本?

    当今,书法教学没有纳入中学语文课程计划,又缺少专业指导教师。一些学生的书法水平不能得到充分发挥,仅凭自发的临摩,或参加一些书法培训班学习。书写缺乏个性,难成一家风格。那些书写较差的学生根本不懂书法技巧,连握笔的姿势、书写的姿势都不正确,就甭说笔锋、字距、行距、间架结构等概念了。学生的书写水平仅靠语文教师的督促和美术教师的指导,书写水平是很难达到一个高度的。缺乏科学有效的指导,学生书写参差不齐。

    再就是这种瞄准北大、清华的育人模式,使得绝大多数重点中学都将“拔尖”、“提优”当作了教学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其举措之一便是划分“强化班”与“普通班”,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将优质教育资源都施加在了那些有望冲击北大、清华的可塑之材上,而对一般学生则往往采取“野生放养”的策略,任其自生自灭。其结果便是优等生不堪重负,营养过剩;后进生营养不良,嗷嗷待哺。学生的两极分化便成了这类学校的通病。

   1982年1月,走出大学门,进了中学门,已经32岁。我并没把上了大学当回事,虽然那时候教育部门把“本科”看得了不得,我却没有那种感觉。我太了解自己了。到学校报到,教研组老组长悄悄说:“原来安排你教高一的,可是原定安排到初一的那位教师还想教高一,你到初一去怎么样?委屈你了。”我说没问题。现在回忆,那个6年大循环是我最重要的业务经历。

    “我们说鲁迅的作品是不会过时的,常读常新,因为鲁迅的作品有自己的生命力。”林复洋表示,高中生学习鲁迅的作品主要有两个意义,一是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在读过鲁迅的作品中学到的阅读能力可以迁移到其他阅读材料,而最重要的是,学习鲁迅作品可以帮助学生了解鲁迅当时所处的社会特征。“例如中国人的阿Q精神。”林复洋说。

    26.雁门太守行李贺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